燕远村的熊猫事儿

2021-08-30 |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文杰

  新华社成都8月29日电 四川眉山市洪雅县瓦屋山自然保护区境内有野生大熊猫13只。位于瓦屋山半山腰的燕远村,是洪雅县最偏远、离大熊猫国家公园眉山片区核心区最近的村子。

  人与自然如何和谐共生?近些年,燕远村发生的与熊猫有关的那些事儿,是生态文明思想在基层的生动实践。

  瓦屋山上救熊猫

  周魁明、周魁祥是燕远村的两兄弟,他们家中都保存着一张洪雅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奖状,纸张已泛黄,但上面“大熊猫营救行动先进个人”的字迹清晰可见。

  2005年3月13日,有村民在燕远村一电站附近发现一只被困的大熊猫。“头朝下,屁股朝上,被藤条缠住腿脚,动弹不得。”当时周魁祥在电站工作,他和工友赶到现场,“熊猫被缠住后非常烦躁,大家不敢靠近,只能打电话报告。很快,保护区和公安、林业部门的人陆续到了。”

新华全媒+丨燕远村的熊猫事儿

  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燕远村村民8月28日在自家门前手举2005年3月救助大熊猫所获的奖状。上图为周魁祥,下图为周魁明、刘光群夫妇。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为防止被熊猫咬伤,营救人员经过研究,先用麻药将熊猫麻醉,再把缠绕的藤条一点点剪断、解开,最后把熊猫抬放到一个平坦的地方。

  “没多久,熊猫就醒过来开始动了,但麻药药效还在,它还不能走。”周魁祥说,“我们远远地看着,直到药效完全散了,看着熊猫钻进林子里才放心地下山。”在这次大熊猫营救行动中,周魁祥和一同参与救援的周魁明因表现突出,同获表彰。

  这是在瓦屋山自然保护区内野生大熊猫首次现身。该保护区1993年依托洪雅县国有林场成立,以大熊猫为主的珍稀野生动植物为保护对象。

  其实,在燕远村村民参与营救熊猫之前,相关部门已经确认了“瓦屋山有野生大熊猫生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研究人员曾发现多处大熊猫咬断的竹节和活动过的痕迹。

  机器轰鸣吓走熊猫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直是山里人的生产生活传统,燕远村也不例外。

  63岁的魏文祥是燕远村的老支书,曾担任村干部长达33年。他告诉记者,村子地处半山林区,耕地少,一年中雨季特别长,冬天雪下得大,村民只能种点玉米和洋芋,但收成很低。

  “连肚子都填不饱,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怎么可能和谐嘛?”魏文祥说,“以前,村民不仅摘笋、砍树,上山打猎也很普遍。”

  此外,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瓦屋山一度兴起矿产和水电开发热潮,村民刘洪从2005年起在大厂河上的电站当水工。

新华全媒+丨燕远村的熊猫事儿

  洪雅县大厂河电站于2017年拆除前后的生态对比照片。上图为拆除前(大熊猫国家公园眉山管理分局供图)。下图为拆除后。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刘洪当时工作的地方位于保护区的核心区与缓冲区交界处,100米内就有三个电站。“大家通过河上架起的索桥走到对岸的机房工作。”刘洪回忆说,电站人多的时候有30多人,河里的水被拦河坝拦住,河道几乎一年到头干涸,只有汛期才有点水。

  采挖铅锌矿、磷矿,多处山体暴露在外,植被被破坏,矿渣随处堆放,洗矿水随意排向河道……“每天耳边是机器轰鸣声,大熊猫早被吓跑了,其他动物也看不到影子。”刘洪说。

新华全媒+丨燕远村的熊猫事儿

  8月28日,燕远村村民刘洪在整理蜂箱。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2017年,瓦屋山水电站、矿权的整治成为环保督察问题整改的重要一环。洪雅县国有林场团宝山管护站党支部书记赵海军告诉记者,他们先把矿洞附近的矿渣拉走,再从十几公里外拉回泥土,覆土30至50厘米后才能恢复植被。

  37座水电站被关停拆除,恢复生态植被338亩,大熊猫国家公园眉山片区原有19宗采、探矿权全部关停……记者在原三河一级电站处看到,水流已回到自然河道,消失已久的瀑布如一匹白纱在峭壁上飘洒。

  在电站干了12年的刘洪开始转行养蜂,还当起兼职巡护员。

  熊猫下山“做客”成常态

  近几年,大熊猫又成为燕远村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2017年,我国全面启动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燕远村村民大部分生产生活区域被划入国家公园。2019年,大熊猫国家公园眉山片区依托四川瓦屋山自然保护区挂牌成立,经调查区域内有野生大熊猫13只。

  村民李万芳做梦也没想到熊猫会到自己家里来“求助”。2017年11月30日下午,李万芳发现自家房子旁的坝子下竟然趴着一只大熊猫,“有人过来时,它就动一动脑袋,非常可爱,但没有什么精神。”

  李万芳以为熊猫饿了,他赶紧切了几个苹果,又喊村民帮忙砍了一些嫩竹子,但熊猫都不吃。

  大家通知了保护区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又陆续同公安、林业等部门联系,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专家也赶来救援。

新华全媒+丨燕远村的熊猫事儿

  这是8月28日在燕远村拍摄的村民养的狗。为避免狗影响山中野生动物,村民主动为狗佩戴项圈,已打疫苗的狗还专门有红色项圈标识。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经初步诊断发现,这是一只成年雌性大熊猫,肋骨有骨折迹象,肠胃功能也存在问题。当晚,这只大熊猫就被采取了急救措施,并被紧急送往成都进行救治。

  为了保护大熊猫,村里也有了很大变化。

  大熊猫国家公园眉山管理分局工作人员宋立彬介绍,2017年开始实施的“青山解套”行动,当年查收到的兽夹、猎套、绊索等堆了小半间屋子,但2018年锐减到三四十个,2019年只有二十个左右,近两年就更少了。他认为村民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和法律意识大大增强。

  此外,为了避免家养的狗将犬瘟热等病毒带到山里,威胁大熊猫生存,村民还主动配合“犬只防疫”工作,给狗打疫苗、戴项圈……

  前不久,在山上安装红外相机时,刘洪还在距离原来一电站不远处发现了四五坨熊猫粪便。相机里更是多次拍到大熊猫和其他野生动物。

  刘洪相信,未来,燕远村的熊猫事儿将越来越多、越来越精彩。(记者杨三军 张海磊 萧永航 高搏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