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县人民法院发出首份家庭教育令

2022-05-30 | 来源:搜狐网
责任编辑: 柯鹏

  “从五个月大我就一直带着他,要不是真没办法了,我也不想这么做……”5月23日,在湖南省岳阳县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63岁的杨嗲一边抹眼泪一边对该院民事审判一庭法官蔡亮倾诉道,即将满4岁的小宝紧紧跟在他身边。杨嗲要做什么?这对爷孙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无力照顾一家五口  63岁老人起诉前儿媳

  不久前,杨嗲来到了岳阳县法院,将自己的前儿媳小朱诉诸法庭,要求其将小宝带至身边抚养,并支付五万元抚养费。

  2016年,小朱与杨嗲的儿子小杨结婚,双方均系再婚且各自带有一个小孩,两人婚后又共同生育了双胞胎大宝、小宝。不料,小杨从2019年开始沉迷网络赌博,并在输掉一百多万元后失联至今。杨嗲与小朱一度努力偿还赌债,然而,小朱的父母年迈多病,还抚养着小朱与前夫生育的儿子,同样生活艰难。无奈之下,小朱向岳阳县法院起诉,要求与小杨离婚,2020年4月,岳阳县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确定双胞胎之一小宝由小朱抚养至独立生活止。

  判决生效后,小朱因工作不稳定、居无定所等原因,一直未将小宝接走,仅邮寄了奶粉、尿不湿等生活用品。杨嗲在家附近的陶瓷厂上班,每月仅2000余元工资,其妻子瘫痪多年,丧失了劳动能力,大孙子今年六年级在读,大宝、小宝则一直在家中被瘫痪的奶奶照看。无力照顾一家五口的杨嗲,最终走进了岳阳县法院的大门。

  收案后,蔡亮来到杨嗲家里了解情况。“我现在出门就把门关的紧紧的,就怕他们出意外。”因为没钱送孩子去幼儿园读书,又因为杨嗲的妻子身体不便,双胞胎二人日常生活、娱乐场所就是杨嗲的家中,家里几扇门的门锁也在二人的打闹中被损坏。看到杨嗲家中一片狼藉,蔡亮明白了杨嗲的无奈,也为大宝、小宝二人的将来感到担忧。

  多部门会商解决措施  前儿媳同意见面调解

  回到法院后,蔡亮一方面联系了岳阳县妇联主席黄丽娟,经县妇联协调联系,杨嗲所在乡镇、村委及民政、教育等相关部门研究,提出了积极上报申请困难补助、残疾补助及减免双胞胎中一人的学杂费等系列措施。

  另一方面,蔡亮向小朱送达相关法律文书,然而由于小朱长期在外打工,杨嗲不清楚其居住地址,导致文书无法送达,加之小杨一直下落不明,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

  想到杨嗲佝偻的身影,再想到已经到了适学年龄却一直没有去幼儿园的双胞胎,怎么办?很快,一个身影浮现在蔡亮的脑海中。原来,蔡亮曾通过借助湖南都市频道《寻情记》节目的力量,帮助一位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的原告回到阔别近40载的贵州老家。思及此,蔡亮拨通了《寻情记》节目组的电话,经过一番搜寻,节目组通过核酸检测定位找到了分别在长沙和江苏打工的小杨和小朱。

  鉴于小杨、小朱未对大宝、小宝在生理、心理及智力发展上给予足够的关心和爱护,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客观上对孩子的全面健康成长和家庭教育形成阻碍,5月16日,结合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实施,岳阳县法院对小杨、小朱作出《家庭教育令》,蔡亮也多次通过电话、微信与小朱取得沟通,最终,小朱同意来法院调解此次纠纷。

  联动妇联促调解  多方合力解纠纷

  5月23日,小朱在家人陪伴下来到岳阳县法院,与杨嗲面对面进行调解,蔡亮邀请县妇联相关负责人参与调解。

  “一直以来我都有给孩子买零食、奶粉和纸尿裤,小杨却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你不起诉小杨而是起诉我?”在调解过程中,小朱表达了自己的委屈与不解,杨嗲回应道一直以来小朱确实付出了很多,但小朱应该履行法律文书约定的义务,抚养小宝至独立生活止。杨嗲还表示,他之后将起诉小杨,要求其承担作为儿子及父亲应尽的责任。听到杨嗲的回复后,小朱再度表明了自己工作的不易,希望继续由杨嗲照顾小宝,她将每月支付一定数额的抚养费,对此杨嗲表示拒绝。

  “你看你刚刚和小宝见面,小宝都不肯让你抱他。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需要你的陪伴,而不仅仅是给抚养费啊!”看到杨嗲与小朱僵持不下,蔡亮与县妇联相关负责人以情动人,同时释法明理,经过一番沟通,最终小朱决定将小宝接到身边抚养,杨嗲则放弃索要五万元抚养费的诉讼请求,二人最终签订了调解协议。

  考虑到之前小朱未对小宝尽到应尽的责任义务,蔡亮现场向小朱发放《家庭教育令》,责令其履行为小宝提供生活、健康、安全保障,关注小宝生理、心理状况和情感需求,保障其依法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宝的。”小朱郑重承诺道。

  202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中国父母进入“依法带娃”时代。岳阳县法院将从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出发,积极督促父母履行家庭教育责任,规范家长正确的履行抚养孩子行为,全力维护儿童权益,优化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湖南/黄湘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