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江湖·霸权·文明以及其他——从《罗刹海市》说起

2023-08-16 |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 李成

  网络时代,信息常常就突然爆炸了。前不久,就被《罗刹海市》裹挟了一回。打开抖音、百度等网络平台,铺天盖地的都是和《罗刹海市》这首歌相关的内容。才知道刀郎和那英、杨坤等歌手之间多年以来的恩怨情仇。从网络上的分析来看,刀郎以这首歌为依托,引经据典,指桑骂槐,以解积压在心头太久的痛恨,算是一种“雅骂”和“报复”吧!

  说实话,乍一听《罗刹海市》,感觉旋律很不错的。似乎有京韵大鼓的影子,还有江南小调的悠闲。事实上,我本人对于前几位歌手的许多歌曲都很喜欢,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竟有如此这般的隔膜,甚至冲突。

  《罗刹海市》的歌词据说是引用了《聊斋志异》的典故,这倒是对于传统文化传承的一种有益探索形式。用于骂人就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江湖意味了,与本该高尚娱人、陶冶情操的艺术似乎背道而驰了。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艺术界也不例外,艺术江湖也在情理之中吧。

  说到艺术,其实我还是没有太多发言权。因为我既没有关于艺术的系统理论素养,更没有广泛而深入的探索与实践。但有几个观点我还是很认同的。比如:“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比如:艺术必须“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百家齐放,百家争鸣”。又比如:“艺术作品的最高评判者应该是受众”“评判艺术作品必须有历史和发展的眼光”“好的艺术作品必须是美的。”

  说到美,那就和审美有关了。其实,审美也是一个说不清的东西。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视野不同,一定会有不同的审美观,甚至个别人还有病态或者变态的审美观。同时,审美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阶级色彩。这就是社会的真实。唐代以胖为美,到了宋朝就变成了以瘦为美。这种审美观不仅体现在对于女性的评价上,还体现在艺术作品乃至于日常家具等方方面面。

  审美观的差异化,决定着艺术作品风格的多元化。因为不同的审美受众就会有不同的艺术需求。阳春白雪是美,下里巴人也有他的美。试想,如果世界上只有荷花,抑或只有梅花、菊花,那美从何而来?美是从审美中来,从和丑的对比中来,是从多种美的比较中来,是每个审美主体的个性感知。

  我们说审美的多元化决定了艺术的多元化,但不是说美就没有标准了,也不是说艺术就没有标准了。丑的东西看了就糟心。一段时期以来,有的人为了博取眼球,赚取那点流量费,不惜以丑为美,做出各种惊世骇俗的举动来。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那么几个人,用拖把写毛笔字:在平地上铺一张极大的宣纸,将拖把浸入装满墨汁的水桶沾满墨汁,然后在宣纸上胡乱的图画,还“嗨嗨”有声,故作姿态。说实话,看了很恶心,感觉这样的人精神出了问题。因为这既不是书写,更无关艺术,是极为丑陋的浪费,浪费笔墨,浪费网络资源。我们的网络应该禁止播放类似的东西。

  从事艺术的人通常被称为文人或者以文人自居。据说文人有许共同的特点,比如:清高、自我、愤青……果真如此,我觉得这些特点有些是优点,有些是缺点,有时是优点,有时是缺点。文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文人相轻。李瑞环同志在他的著作《看法与说法》里不止一次提到这种现象,并提出了明确的批评意见,我是完全赞同的。有的文人一旦有了名气,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看谁也不顺眼,看谁也不如自己,老子天下第一。我觉得,这样的人永远也不会是大家。因为他缺乏起码的艺术修养和道德涵养。前不久去世的黄永玉老先生是我很欣赏的艺术家之一。因为,无论他的文学创作还是艺术作品都极具个性。更为重要的是他的作品里有深刻的人生感悟和强烈的生命意识,诙谐有趣,简练直白,加之他坎坷、传奇、豁达的一生,实在值得尊重。但是,有一位自诩为几百年来难得的“艺术家”,公然撰写一万余字的文章或者在媒体上抨击黄老。更可笑的是,这位所谓的艺术家的评论漏洞百出。真的不可思议!细想,这种无端的抨击就是艺术霸权的表现形式:唯我独尊,别人都不行,只有自己厉害,如果有人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和尊重,这类艺术霸主就高高举起他的鞭子气急败坏的抽打,甚至掏出“手枪”在背后放冷枪。这何尝不是一种“山大王”式的江湖习气?

  如果说艺术家必然是文化人,那么,我想同时应该是文明人。文明人就不该用无赖的方法来树立自己的权威和地位。相反,文明人应有的行事风格是:坚持自己的风格,欣赏别人的优点,支持别人的成长。即使有反对的意见,也应该秉持一个原则,那就是: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表达的权力和自由。而不是无端的打压甚至谩骂。

  批评,包括但不限于文艺批评是每个人的权力和自由。被批评者若是足够自信和坚定,完全可以心平气和而理直气壮进行辩论,或者完全不予理睬,坚持自己就可以了。相反,若是以“雅骂”甚至公开对骂的方式来表达或者捍卫自己的观点,那就是一场江湖式的暴力,被暴力的对象不仅是对立的另一方,同时还是无辜的广大受众。

  人世间,除了罗刹海市,还有世外桃源。唱自己的歌,让别人说去吧!批评别人歌唱,同时支持别人的坚持!

  文/黄建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