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2023-10-08 |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 文杰

  2100多年前,汉代使者张骞率领使团穿茫茫戈壁,历九死一生,经13年后返回长安,完成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对西域诸地的和平外交。凿通西域的伟大远行,加快了东西方文明的互动交流,张骞由此被誉为古丝绸之路的开拓者。

  《史记》记载,张骞“为大行而卒,冢在汉中”。汉中市城固县既是张骞的诞生地,也是其归葬之地。斗转星移,历史的洪流从未淹没闪亮的名字;爱国重义、坚韧不拔、开拓进取的文化基因历经漫长岁月洗礼,正开出鲜亮的花。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风雨无阻的守护

  张骞故里如今是西成高铁的站点。出城固北站,11.8米的张骞巨型雕像赫然矗立。这位西汉时期的探险家、外交家着汉服,持节杖,深邃的目光向西瞻望;英姿勃发的体态似守护家乡,亦似迎接又一次出发。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城固北站的张骞雕塑。新华社记者 孙正好 摄

  “张骞通西域时行万余里,没有导航,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历千难万险而不辱使命。”张骞67代孙张利军说,“将先祖的雕像刻于日行千里的高铁旁,是想让这位古代中国率先放眼世界的人,见证今日中国的巨变与繁华。”

  目前城固县张骞后裔有千余人,已传至第73代,得益于后裔们历经千载的守护,张骞在故乡的主要遗存张骞墓至今仍保存完好。“从我记事起,每年清明节期间,父辈们都会用扁担挑着祭品,不管雨有多大,哪怕趟着泥路也要赶到张骞墓,给先祖上坟。”张利军说。

  张骞墓前的多通石碑,记录了自古以来的多次修缮过程。其中墓冢西侧的“增修汉博望侯张公墓道碑记”立于1939年,记录了抗战时期文保工作者对张骞墓进行的考古清理及保护过程。

  抗战爆发后,西北联大内迁城固。1938年7月至8月,西北联大师生对张骞墓开展了两次考古工作,在墓道中发现了汉砖、破残马骨、五铢汉钱等,并发现了刻有“博望”二字的封泥,这也成为佐证张骞墓真实性最重要的实物证据。

  “西北联大师生还对张骞墓进行了修缮保护。”张骞纪念馆讲解员文雅说,“在民族危亡之际,这并非一次单纯的修缮工作,而是考古界人士通过发掘、增修、祭扫等活动,开展的一场爱国主义教育,以此激发师生和民众团结一心,共御外寇。”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2014年,张骞墓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传承千年的家祭也已成为更具规模的公祭活动,“张骞传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匠心独运的传承

  寻访城固,记者认识了“60后”钟林强和“80后”乔乔,一位传统手艺人、一位新技术达人,他们用自己独运的匠心讲述张骞的故事。

  出生于1964年的钟林强是一位传统剪纸爱好者,他的家距离张骞诞生地仅一公里左右。从小听张骞故事长大的钟林强花了2年时间,剪出了38幅张骞出使西域图,以连环画的形式展现张骞“漫从西域度流沙”的艰辛旅程。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钟林强的剪纸作品《张骞通西域》。受访者供图

  从汉代服饰的纹路褶皱到人物微表情,钟林强要用笔一一画草图。最难剪的还属大漠戈壁。为了剪出茫茫流沙的线条感,钟林强以圆形小孔表现沙粒。“孔径必须特别小,最小的不到1毫米;孔形还得特别圆,每个孔至少要剪5刀;孔与孔之间还得非常密,单片沙漠往往由上万个小孔构成,平均得剪两三天。”

  以传统国画结合全新技术打造文化IP形象,这是“80后”乔乔的主要工作。2021年,他受邀承担张骞形象的研发工作。“最初用软件设计了几个版本,但总感觉缺少灵魂,最终我们决定以传统水墨画配合近年来的国潮热来创作。”乔乔说。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在综合颜体和草书后,乔乔用文房四宝设计出了“张骞”二字的书法logo。以此为基础,参考陕西各地出土的男性汉俑,设计团队让张骞人物IP形象有了浓浓的中国风:一对丹凤眼,一身素雅的汉服。“节杖是张骞最明显的标识,设计时把流苏团做成了西域传入的红石榴,寓意张骞对后世的贡献。”

  “围绕设计研发的张骞IP形象,我们制作了张骞动画、明信片等文创产品。”张骞纪念馆副馆长方芳说,“我们还上线了32套‘张骞’表情包,再结合馆内各类展陈、沙盘等途径,让年轻一代了解张骞,了解丝绸之路的故事。”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继往开来的使命

  “坚忍磊落奇男子,世界史开幕第一人。”近代学者梁启超曾如此赞誉张骞对于后世的影响。张骞凿通西域、开辟陆上丝绸之路,也被视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标志。此后,草原丝绸之路、海洋丝绸之路的开通,使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

  《史记》记载,张骞出使西域后,“始得大蒜、葡萄、苜蓿”等。此后,葡萄东渐中原,丰富了中华饮食文化。如今在“张骞故里”,葡萄仍是很多群众的致富产业。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龚金祥是城固县最早的葡萄种植大户之一,他的家庭农场达70余亩,可年产有机葡萄140余吨。金秋时节,“阳光玫瑰”葡萄迎来丰收,龚金祥正和工人们忙着采摘、打包、发货。“通过水肥一体的现代化科学种植,农场每年的毛收入近70万元。”龚金祥说。

  “我们坚持绿色循环的种植理念,葡萄品种和品质都在不断改良,目前全县葡萄栽培面积超过3200亩,年均产量达5000吨。”城固县果业局工作人员肖伟华说,“城固地处内陆腹地,未来我们计划将葡萄销往更远的中亚、东南亚等地。”

  这样的出口愿景在城固架花非遗工坊已成为现实。作为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城固架花用针将丝线调绣在底布经线和纬线交织的网格上,形成色彩绚丽、立体感强的图案。如今,古老的民间刺绣艺术品正沿着现代丝绸之路,远销欧洲、东南亚。

  “海外客商打开了我们的思路和眼界,现在手帕一个月能卖出2000多件,主要销往新加坡和英国。”“80后”城固架花技艺传承人丁茹说。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丁茹在绣制城固架花作品。新华社记者 孙正好 摄

  丁茹认为,开拓精神是张骞留给家乡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当年张骞徒步去开拓外面的世界,我们现在以现代化的电商思维联通海内外。”丁茹说,目前她正带着320多名绣娘努力开辟国际市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带给我们的是物流越来越顺畅,海外订单越来越多。”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总策划:顾钱江

  监制:闵捷

  统筹:卫铁民

  记者:孙正好

  编辑:刘畅

  新华社对外部、新华社陕西分社联合制作

  中国故事工作坊出品

一带一路·中国故事|张骞故里的光荣与梦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