焗瓷

2023-11-02 | 来源:中华网生活
责任编辑: 李玥

  每当提起我的家乡——泉城济南,“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明湖之胜景便浮现于脑海。吸引游客万千来此旅游的,是“云蒸雾润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的趵突泉;是一股股从地下喷涌而出的清冽甘甜的泉水;是东西横列、奇伟深秀,远观如巨大锦屏的千佛山;更是承载前年悠久历史、积淀传统文化气息的古朴街巷。

  儿时放学后的我,总会在学校周边漫无目的的游走闲逛,寻找乐子。曾记得那是一个秋后的傍晚,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学校旁边的热闹圣地:英雄山文化市场。如往常一样,令人垂涎三尺的烤地瓜从烤炉中传来阵阵飘香,门口络绎不绝的商贩与行人让条普通的小街巷充斥着朴实而又温馨的烟火气息。

  不知怎的,神思飘忽不定的我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自己从未探索过的巷口:巷子弯弯曲曲的,那些柔柔地漾着暗香绵长寂寞的青石板、旧色斑驳陆离的砖墙缝隙间瑟缩着几根细细的野草,为这灰白黑单调的巷子增添了一分生趣。冥冥中就像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我加快脚步,踱步走向巷子深处。尽头处,一块老旧的、富有年代感的牌匾映入眼帘:木纹质底板上刻有两个楷体大字:焗瓷。我满怀好奇和几分忐忑之心踏门而入。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屋内传来持续而又细微的摩擦之声和檀木家具散发出的暗暗的沉香,让我刚才因快速踱步而加快跳动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更令我惊讶的是,在如此古朴的环境中竟然坐着一位清秀的年轻女子在工作。“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用此诗句来形容他再形象不过了: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让她看起来如仙女般仙气飘飘。只见他正轻拾起一青花瓷杯,于指尖把玩。青藤覆着纤纤玉指,拨弄起朵朵清莲,于是这杯壁上的莲花便颤动着,绽放着,飘逸朴素,美不胜收。

  那时的我还对焗瓷这个陌生手艺一无所知,回家之后我便兴奋地同爷爷分享今天的“奇遇”。还记得听闻过后,爷爷将我揽入怀中,慈祥地向我讲述着焗瓷的“身世”。一器成,百万工。数百道工序,伊开矿取士始,至烧窑施釉终。制瓷,是泥之劫,是火之艺,是泥与火之盛宴。白烟掩空,红焰烧天,灼灼焰光轻抚泥坯周身,勾勒出姣好的轮廓;而那瓶身的雕花,似乎也被这火光映活了,轻跃曼舞着,如鬼似魅。自此,泥士便脱胎于地表,打上了文化的烙印,于文化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时光荏苒,高中因学业的繁忙再无如此悠闲时光,等我再次探索此地时,却发现这家门店早已不复存在。伫立在这条熟悉的街巷,思绪飞扬,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焗瓷,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它不应该被快速更迭的时代所抛弃;反之,他应与时代携手共进,于百舸争流中书写中华传统文化的绚丽华章!(济南大学:李妹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