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要写以爱为名的爱尼山

2024-04-08 | 来源:中华网生活
责任编辑: 李玥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爱尼山乡

  是一片藏在云海深处的连绵青山

  这个以爱为名与您相约的康旅圣地

  携爱同行

  用山洼里的道地药材

  滋养了祖辈的人寿年丰

  写爱尼山,我只能这样写……


  我的爱尼山是云药之乡

  这里的乡村药香四溢

  这里的药农种下重楼住高楼

  我的爱尼山是黑山羊之乡

  这里的山间铃响羊儿欢

  这里的人们赶着羊群奔小康

  我的爱尼山是野生菌之乡

  这里一年四季有鲜菌

  承接天地灵气的精灵是珍馐亦是增收


  我要写它的绿水青山自带美颜

  写它的森林覆盖率达89.57%

  写它如何以绿为底让林下生金

  写它的风是温柔的和风

  水是荡漾的碧水

  山是绿意葱茏的青山

  天是明媚深远的蓝天

  这些天地万物的丰盛

  是春天寄给夏天的情诗

  更是历经寒冬料峭后的美好和愿景


  我要写它壮阔秀美的云海

  写它十里清风云雾相约携手青山一起踏

  再没有比云雾洗浴后的大山更迷人了

  我要写整个雾里林间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

  没来得及散尽的云雾就像刚出浴的少女

  走过湿漉漉的冬夜寒风

  沿着朝阳向你走来

  每一步都是一帧流动的云海

  让与美不期而遇的人儿呀

  醉入其中

  不知归路


  我要写它的深山出好药

  写它的道地药材遍地长

  675平方公里的群山就像一个摇篮

  把怀里的712种药材珍宝摇进梦乡

  让每一株小苗吸取山林的精气

  三年七年待字闺中

  初长成便已惊鸿一瞥

  要写它的良药也可口

  家家户户药膳飘香

  山上田间一株草药

  治愈人间一味良药

  白玉盘中一道佳肴

  万亩中药材已成为山里人的脉络和命根

  吃住行样样离不开中药材

  种下的药材仿佛是自己的家人

  互相熟知并彼此依附和馈赠

  不信你看

  茶房村的院落里

  104岁鹤发童颜的奶奶

  健康子孝福临门

  乐享天伦自在身


  我要写云海深处有歌谣

  要写山歌小调“三月六”的故里

  要写山里女子从牙牙学语到耋耋暮年的赞歌

  爹妈在时山成路

  爹妈不在路成山

  尽管蜿蜒崎岖的山路

  困住了嫁在深山老林背着娃娃回娘家的年轻妇人

  但困不住后生背起行囊走出去的决心

  而新的山乡美景和悠悠乡情

  终将唤回新农人扎根

  黑黝黝的山坳有了新的水泥路

  通畅的村组公路打开了山门

  机器的轰鸣声震醒了沉睡的坡地

  飒爽的女司机开着崭新的汽车

  感受这新时代的幸福时光

  就像车窗外的微风轻拂面

  新的“三月六”小调

  就像山里的路越走越宽

  后续的唱词也将越来越精彩


  我要写大山里的小三弦和芦笙

  要写与山歌和跳笙作伴的民间乐器

  要写大山里民族杂居的村村寨寨

  劳作之余弹起三弦吹起芦笙

  载歌载舞庆丰收共喜悦

  欢乐的山歌调子

  清脆的三弦弹奏

  悠扬的芦笙旋律

  让“打歌”成为唱响新时代民族团结进步之歌


  我要写森林面积87.57万亩的鸟类天堂

  要写观鸟识得310种林中仙

  黑颈长尾雉、白腹锦鸡、紫寿带熟知爱尼山

  就像昆虫熟知树叶上的脉纹

  鱼儿熟知观鸟谷底流淌的河水

  鸟儿每见青山必将择佳木而栖

  谁道青山颜未改

  只需鸟儿伶影娇态栖枝头


  我要写这里有故事的地名

  我要写这里的每一只山都珍藏着如歌似茶的情缘

  以爱为名的爱尼山原名白泥山

  谐称额泥山

  1958年始雅称爱尼山

  生长酸角的地方彝语叫把租

  清代就是六个片的集中点故称六合

  种旱谷的寨子傣语是麻海

  像一只船延伸在马龙河上彝语为力丫

  村居山腰水洼地旁故而得名的海资底

  依山而建临箐而歇的是大箐

  明朝设哨较早之地得名旧哨

  更不用说南平府假拉山笑山力武租

  或是玉尺兰金赶银羊碑山半坡店

  我要写这里的每个地名都是一幅民族风情画

  更是一首血脉传承的历史颂歌

  让人读懂爱尼山的另一面


  我要写俗称百象洞的添官厂铅锌矿遗址

  写它“一官管不了又增派一官”已成笑谈

  明清时期如火如荼的采银盛况

  如今只剩下无言的曲折矿洞

  展示着大山深处曾经的人声鼎沸和锤击铿锵

  我要写洛堵河那块会吹响的石头

  写它安静地卧在茶马古道旁

  兀自不动

  送走兵荒马乱

  沉稳地迎接盛世的日出月落和春去秋来

  我要写六合街的日月亭

  写它沧桑的题诗和壁画

  写它作为最早的集市

  在时光背后那些70年代的致富故事


  写爱尼山

  并不只是这些

  毕竟

  云水深处

  有人归来,有人离去

  我知道自从爱上这山之后

  再遇见青山,再遇见云海

  她们都不是你

  尽管策马奔腾远涉万水千山

  走过爱尼山的人心里总会留一处空缺

  等待再次

  与爱你的大山重逢(段琳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