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游首条江海直达航线首航成功,意味着什么?

2024-05-12 |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 文杰

5月11日15时45分,自浙江舟山港而来的万吨级江海直达船“创新5”轮成功抵达终点站重庆江津珞璜港,标志着长江上游首条江海直达航线首航成功。这也是万吨级江海直达船首次抵达长江上游地区。

一条新航线的开通为何如此重要?

长江穿越11个省区市,横跨我国东中西部。一直以来,江海联运是广大中西部地区重要物流运输方式。

据了解,进境大宗货物搭乘国际大型海船自东部入海口入境,再经由长江黄金水道深入西部腹地。以往,大型海船需在舟山港减载换乘小型海船,行至长江中下游港口再换乘江船,才能顺利进入长江上游。从舟山至重庆需花费约35天,时间长、流程多、货物损耗多。

新闻分析丨长江上游首条江海直达航线首航成功,意味着什么?

江海直达船“创新5”轮行驶在重庆境内。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重庆市口岸物流办水运物流处处长康建表示,“舟山—重庆”江海直达新航线正式贯通,特定航线江海直达船得以穿越三峡大坝直连江海,江海“同程”减少了长江上下游水路运输中转环节,并提高货物运输安全性和物流预期。

长期以来,长江上游地区为何难以实现江海直达?此次江海直达航线又为什么“能”?

从湖北宜昌至重庆的660公里的川江航道属长江上游,流经丘陵和高山峡谷地区,落差高,航深和航宽不足。100多年前,英国人立德乐驾驶利川号蒸汽机动船进入重庆,由此打开川江航道机动船航行历史。

重庆海事局副局长沈建介绍,三峡成库后,长江上游航道条件改善,但库区、回水变动区及自然航段并存,通航条件复杂多变,部分水域在低水位时期航道弯曲狭窄、水流湍急,通航条件较差。

武汉创新江海运输有限公司安全总监邓忠诚说,常规载重海船船型较大、吃水深、结构强度大,难以达到三峡船闸吃水要求和航道航行条件,无法通过三峡。

为保障长江上游江海直达航线顺利开通,重庆市口岸物流办协调武汉创新江海运输公司和舟山市相关部门,主动对接船型设计创新,探讨江海直达运输的组织方式。

新闻分析丨长江上游首条江海直达航线首航成功,意味着什么?

江海直达船“创新5”轮抵达重庆江津珞璜港。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创新5”轮船长吴加福说,万吨级“创新5”轮既符合近海行驶标准,也符合三峡大坝过闸通航要求,并且是一艘LNG双燃料动力船舶,节省了燃料成本,更加绿色低碳。

新航线开通后,西部地区又将迎来哪些发展新机遇?

“西部地区物流难题将得到进一步破解。”重庆市口岸物流办主任杨琳说,“随着舟山—重庆江海直达航线开通,西部地区货物经长江黄金水道出海时间缩短了20天左右,货物损耗率降低至0.3%以内,长江黄金水道潜能进一步释放,为西部开放发展拓展出新空间。”

重庆地处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联结点,长江黄金水道、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等多条国际物流通道在此交汇。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丁瑶说,江海直达航线运行成熟后,将提高西部陆海新通道服务周边省份能力,推动重庆发挥内陆开放综合枢纽作用,释放西部陆海新通道、“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联动发展效益,助推西部地区更好服务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江津区副区长冯在文表示,依托多式联运快速发展,重庆枢纽港产业园正推动上下游产业聚集,与泰中罗勇工业园等中外产业合作项目联动发展。同时,积极承接东部地区、沿江地区产业转移,不断提升对内对外开放发展能级。

“创新5”轮预计在5月下旬开启回程测试,将重庆长寿的钢材、贵州的磷矿运往舟山港。下一步,重庆、舟山将推进航线常态化开行,推动回程货源组织、船舶建设打造、航线安全方案优化提升,强化长三角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联动发展。(记者李晓婷、李爱斌、王全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