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2024-05-22 |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 文杰

“罗布玉杰是谁?”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近日与10余名骨干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一起,从以他名字命名的那曲市尼玛县罗布玉杰管护站出发,开始对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进行巡护。

罗布玉杰,原西藏自治区尼玛县森林公安派出所一级警司,2002年6月1日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抓捕盗猎分子时中伏,不幸头部中弹牺牲。这一次,我们跟随他的后辈们,踏足他以生命守护的自然保护区,去了解这些羌塘生灵守护者们的故事。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出发巡护前在尼玛县县城的罗布玉杰管护站合影(5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踩着罗布玉杰的足迹,深入“无人区”

羌塘,藏语意为“北方的空地”,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地处昆仑山脉、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之间。

这是一片无比广袤的土地,仅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就达29.8万平方公里;这是一片高峻严酷的土地,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五六月份还时常大雪纷飞,核心区绝大部分没有人类活动;这更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土地,共分布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10种,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21种,被誉为“野生动物的乐土”。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成群的藏野驴从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们的车前跑过(5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20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为了攫取利益,盗猎分子猎杀藏羚羊,一度让“高原精灵”的数量急剧下降。这时,像罗布玉杰这样的英雄站了出来,用青春、热血和生命挡在藏羚羊和盗猎分子的子弹之间,才换来了如今“万类羌塘竞自由”的良好局面。

离开尼玛县城,巡山队伍沿土路行进。很快,土路没有了,车队只能沿着之前巡山时留下的车辙走。找不到车辙的时候,山就是路标。

更难的是过河,河道百米宽,石滩和细流交错,如何选择路线完全靠经验。有的水面不宽,但两边的堤岸极陡;有的水面不深,但下面积满泥泞;有的水面覆盖冰雪,能不能过要靠人去趟。最难的还是下雪,天地白茫茫一片,不辨方向也看不清路况,只能等天晴……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的车子在巡护路上穿越泥泞(5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的车队在大雪中巡护(无人机照片,5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丁增尼达 摄

遥想20多年前,罗布玉杰和他的同事们面临的条件该何等艰苦。2002年5月11日,罗布玉杰一行4人乘坐一辆老式越野车从尼玛县出发,在牺牲前20天里,他们行程3000多公里。像这样的巡护,自1994年加入森林公安战线以来,他已经走过数十次。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在“无人区”深处,“遇见”罗布玉杰

我们用了4天时间才来到罗布玉杰牺牲地附近,这里距最近的人类活动区约370公里。在这里,人们为他立了一座纪念碑。每次巡护经过这里,野生动物专业管护员们都要为他献上哈达,撒上美酒,默哀致敬。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在罗布玉杰烈士纪念碑前默哀致敬(无人机照片,5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小时候我就认识罗布玉杰,看着他在检查点没收非法野生动物制品,也参加了县里组织的追悼会。我在他的影响下长大,要把这份责任传承下去。”现任罗布玉杰野生动物管护站站长格桑伦珠说。

据资料记载:1996年4月的一天,罗布玉杰在尼玛县桥头设卡执勤,起获一辆车内藏着的40张藏羚羊皮,拒绝了货主5000元现金的贿赂,依法对其进行处罚;当年5月13日,罗布玉杰在执勤过程中发现一个商人非法运输藏羚羊皮78张,也对其依法作出处罚……他不为金钱所诱惑的精神,牢牢印在现在的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心头。

在布查玉野生动物管护站门口,我们看到3个巨大的野牦牛头颅。据尼玛县自然资源局干部介绍,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在巡护过程中遇到死亡野生动物的标准流程是将其解剖,以便食腐动物取食;死亡野生动物的皮、头、角等部分,则取回管护站销毁。野牦牛的头、角在非法渠道目前价值数万元,然而管护队员们却能不为所动,坚持将其销毁。

在罗布玉杰的牺牲地,一片河滩的堤岸上,我们看到一个直径约3米的石砌“地窝子”遗迹。据了解,当年盗猎分子就是在这个藏羚羊迁徙的必经之地修起工事,隐蔽狩猎藏羚羊,并枪杀了前来阻止他们的罗布玉杰。“有我们在,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格桑伦珠坚定地说。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这是在罗布玉杰牺牲地拍摄到的盗猎分子修建的隐蔽工事遗迹(5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越来越多的“罗布玉杰”

自2015年起,西藏自治区在羌塘建立73个野生动物管护站,目前共有780名野生动物专业管护员,罗布玉杰野生动物管护站目前有14人。

2021年7月,《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方案》审议通过;2023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公布。这些法律法规的实施,加上管护队员们的努力,才使万物生灵能在羌塘大地自由奔跑、翱翔。他们不避风雪,深入保护区的核心区,守护着自己的家乡,更为人类守护着生物多样性的宝库。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在宿营地的寒夜里烤火,燃料是野牦牛的粪便(5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丁增尼达 摄

现在的“罗布玉杰”们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在一些公益机构的帮助下,参与此次巡山的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次仁云丹,今年4月曾与其他42名来自西藏各地的队友一起到北京参观学习了10天。一路上,他跟队友们分享了自己在北京野生动物园、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等地的经历。他说:“以前我巡护无人区时感觉自己是在为家人守护家乡,从北京回来以后更明白自己是为全国人民守护这片土地,干劲更足了!”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大群藏羚羊正在向产羔地迁徙(无人机照片,5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在野生动物专业管护队员们的努力下,目前羌塘的生物多样性情况整体乐观。正在创建的羌塘国家公园护佑着世界上最大的藏羚羊迁徙繁殖种群。这里也是雪豹、棕熊、猞猁、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等野生动物的家园。根据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藏羚羊种群数量由20世纪90年代的7万余只增长到30余万只,野牦牛种群数量由20世纪不足1万头增长到2万余头。

寻找高原生灵守护者“罗布玉杰”

监制:卫铁民 刘畅

记者:姜帆 丁增尼达

编辑:徐欣涛

新华社对外部

新华社西藏分社

联合制作

中国故事工作坊出品

推荐阅读